虽然池景也不是恶人,但是对付孙展这种还就需要他这样子完全不言不语上来直接动手的。

苏敏的侧重点可不在孙展身上,她抬眼看着苏凉问,“你们这个池经理对你好像很不错的样子,你看你的工作他帮你敲定的,然后搬家那天又是他找人帮我们搬的,现在孙展去骚扰你,他都帮你解决。”

苏敏表情笑呵呵的,即便是尽量做到一本正经的样子,可依旧能看出来有些八卦。

苏凉看了她一眼,随后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苏敏笑了一下,语气悠然自在,“我想说什么你难道听不懂,说真的,你们这个池经理人也长得不错,家境也好,你对他就没有点什么别的想法?”

苏凉抿着嘴把视线收回来,继续吃饭。

她的状态比苏敏还要平淡,“没什么想法,人家那是什么样的身份,我这又是什么,我要是敢对他有想法,那真的是太自不量力了。”

而且她也会觉得自己胃口太大了,她能有现在这样的造化,已经算是老天爷开眼了,哪敢再去惦记那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说这番话苏敏也是有些赞同的,感情这个事虽然说没有逻辑可言,也没有道理可讲,但最后依旧是要讲究个门当户对的。

其实孙展他们家的人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欺负她,无非也就是看她没有什么依靠罢了。

苏敏有的时候也明白,但凡她娘家硬气一点,有父母给撑腰,她和孙展都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一个孙展尚且如此,何况是池家那样的家庭。

人家肯定更要讲究身份匹配这一说。

即便是池景再怎么喜欢苏凉,力排众议把她娶回家,但是真的到了池家,所要面对的事情,就不只是现在她们能想象的这一些。

那条路不好走,苏敏想了想便也只能作罢,不提这一茬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