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家的女主人,品行由不得一点的不端正。”傅廷远说完这句话就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人了,等于间接宣布了沈瑶不够资格做傅家的女主人。

沈瑶在他身后哭得撕心裂肺,傅廷远却是变奏着边想到了俞恩。

做傅太太的三年,她真的是尽职尽责。

从床上到床下,为他、为他们的那个家庭付出了一切。

她没有抛头露面,没有张扬得意,没有做过一件有损傅家门楣和有损他个人颜面的事情。

当然,将离婚协议丢到他脸上的那一次不算。

三年里,她实在是懂事安静得让他无比省心。

而也正是因为这份省心,他才没有后顾之忧地在事业上大展拳脚,带领傅氏在那三年里更上了一层楼。

如今再回想起这些来,才发现他辜负了她太多。

哪怕不爱她,他也不该处处伤她,用各种难听的话来刺她。

他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他,所以高高在上得很是肆无忌惮,享受她的关爱照顾享受得理所当然。

傅廷远离开沈瑶的住处之后就去找了易慎之,易慎之死活不肯再给他酒喝。

“大哥,您就消停会儿吧,别喝酒了,你不是刚从医院出来吗?”易慎之边苦口婆心地劝着,边给他递了一杯温热的白开水来。

“许航说你还没好利索就非要出院,本来还想给你杯果汁,现在看来还是白开水适合你。”

傅廷远喝了一口索然无味的白开水,莫名又想起了俞恩来。

俞恩之于他的存在,就像一杯白开水。

虽然索然无味,但却对身体有极大的好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