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长宁如果参加了这个节目,他父母那边肯定知道他又跟她牵扯到一起了,苏凝都不用想就知道,他妈又要来找她了,说不定又要拿出一张支票来甩给她。

电话那端的周长宁这一回久久都没有说话,很显然苏凝的这番控诉也在他的意料之外。

两人在电话里各自沉默了许久,是周长宁先开了口,语气里带着涩然的酸楚:“我为我妈对你的所作所为表示抱歉。”

“既然觉得抱歉,那就往后余生我们都互不打扰,好吗?”苏凝说完这番话便挂了电话,然后一个人靠在保姆车的车厢里,眼圈渐渐泛红。

她等了这么多年,如今却决定放弃,跟他妈不是没有关系。

前段时间她陪俞恩去试婚纱,路上遇到方慧君被方慧君刁难的事,让她想起了周长宁的母亲。

那个时候她心里无比的绝望,觉得要应付这样的家事真的是心力交瘁。

她每天拍戏工作已经够累了的,如果回了家还要面对这样看她不顺眼的人,不如干脆断的彻底,不接触不面对,也就不用那么累。

年轻的时候她信心满满地说等,也真的等过。

甚至也曾冲动地说,如果周长宁回来了不爱她了,她也会再重新追他一次。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年她慢慢就累了,或许人到了一定的年纪都会这样,激情散去,想要的只有平静安宁。

不知道自己在车里待了多久,知道庄庄来敲门:“凝姐,导演喊开工了。”

苏凝敛起自己所有的情绪,利落甩了甩自己刚剪的短发,打开车门投入到了工作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