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恩看到何玮年跟叶文一起进来也很惊讶,傅廷远不是说通知何玮年,让他别过来了吗?

叶文自然看出了两人的疑惑来,主动解释道:“我跟玮年说了你的事,玮年很担心你,执意跟我一起过来探望你。”

一旁的何玮年温声对俞恩说:“听叶叔说了你的事,心里一直担心不安,不亲自看一眼,总觉得会寝食难安。”

一旁的傅廷远冷眼看向何玮年,浑身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

寝食难安?

这个何玮年可真是会花言巧语,他不过上次跟俞恩刚认识而已,怎么就能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

虚伪!

俞恩却是很感动,连忙对何玮年说:“谢谢你大老远的来看我。”

傅廷远心里冷哼了一声,她不会当真被何玮年感动了吧?

也未免太天真了。

叶文走过来心疼地问俞恩:“你怎么样了?”

俞恩安慰叶文:“我很好,没什么事,你们别担心。”

叶文又道:“你舒阿姨原本也想要过来看你,可她的身体实在是不适合奔波,所以我就没让她来,她可担心坏了。”

父女两人开始说话,傅廷远跟何玮年对视了一年,两人自觉退出了病房,将空间留给叶文跟俞恩。

一出病房门,傅廷远脸上那丝原本就浅淡的笑容彻底挂不住了。

两人往走廊上一站,傅廷远就冷笑道:“何先生还真是殷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