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以前俞恩给傅廷远过生日的时候,傅廷远心里也有动容过,也有想过问问她的生日是哪天,他送她个礼物。

可后来这样的念头都被他该死的骄傲给抹杀了,他认为自己主动问她的生日显得自己好像很在乎她似的,就干脆不理了。

此刻提及这样的话题,傅廷远才察觉以前的自己是有多别扭多愚蠢。

但凡他以前稍微放下一些他那该死的骄傲,他现在就不会是苦苦追妻的处境。

俞恩看着傅廷远诚恳的眼神,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就“哦”了一声便别开了眼。

他所说的诚意,她又慢慢一点点感受到。

傅廷远正打算抱着俞恩亲昵一番,俞恩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傅廷远都纳闷了,她一个居家办公的编剧,怎么业务比他这个总裁都忙。

每次他想做点什么的时候,不是这个电话就是那个电话打断。

俞恩推开傅廷远走过去拿了自己的手机,没有第一时间接起来,而是微微粗了蹙眉。

傅廷远走过去看了一眼,她手机上显示的那个号码他熟悉,虽然俞恩没有备注名字,但他认识那是沈瑶的手机号。

俞恩也认识,沈瑶用这个号给她打过电话。

傅廷远干脆拿过她的手机来挂断了这通电话:“别理她。”

俞恩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嫌他多管闲事。

她正想接通这个电话呢,她倒是想看看沈瑶还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被嫌弃了的傅廷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