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畅继续跟沈青山虚与委蛇着:“沈叔,您这样说我可就真的太伤心了。”

他肯定不会现在跟沈青山亮明关系,还有别的人没有为他们当年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呢,他还要继续隐藏他的身份。

要不是沈青山被傅廷远给弄进了监狱里,导致他不好伸手对付,不然沈青山现在也未必有命可活。

沈青山死死盯着他:“那你给我解释解释,瑶瑶为什么会被下药撞傅廷远?她妈又为什么被指控给她下了药?”

“虎毒不食子,她妈怎样都不会害她的!”沈青山智商还是在线的,“而且,她妈也不至于那么脆弱,莫名其妙就跳海!”

徐畅摊手为自己开脱:“沈叔,这些我都不知情。”

“瑶瑶被下药是林阿姨做的,我怎么能知道林阿姨是出于什么心情要这样做?”徐畅满脸无辜,“许是她也实在恨极了傅廷远跟俞恩,毕竟是他跟叶文把您给弄进了监狱里,她想要为您报仇。”

沈青山质问道:“那她大可以自己开车去撞,何必要把瑶瑶也赔上?”

徐畅没有再继续接话,而是看着沈青山幽幽问道:“沈叔,您一直怀疑是我做的手脚,是不是因为你们亏心事做多了,所以才这样疑神疑鬼的?”

“你——”原本沈青山就怀疑徐畅别有用心,这会儿徐畅这番阴阳怪气的话愈发坐实了他的猜测是正确的。

沈青山失控地吼了起来:“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

因为沈青山情绪太过于激动,所以被狱警过来将他给强行按住了。

探视的玻璃窗外,徐畅看着被狱警死死按住的沈青山,漠然放下了手中的对讲机,他用唇语悄无声息地说了一句:“好戏才刚刚开始。”

沈青山倒是看出来了,整个人愈发崩溃了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