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筝拂袖离去,江敬寒立刻天塌了似得起身跟上。

他人边往门外走着边满是歉疚地说:“抱歉各位,云筝年纪还小不懂事,请见谅,我先走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江敬寒人已经离开了包厢。

林妍脸上的尴尬又深了几分,甚至连笑容都快要挂不住了。

俞恩有些想笑,可又有些对云筝刮目相看。

乍看大家会觉得云筝确实是任性不懂事,可实际上云筝是用这样的方式替易慎之解了围,要知道林妍终究是易父看上的人,若是易慎之直接动手将人给拖出去,面子上终究不好看。

可云筝闹脾气率先离开,江敬寒追了出去,这场饭局就散了。

俞恩适时抬手捂嘴干呕了一下,原本面无表情的傅廷远立刻揽住她的腰担心问道:“怎么了?又想吐了吗?”

俞恩轻轻点了点头:“我想去个洗手间。”

“我陪你。”傅廷远立刻扶着她起身走了出去。

当然,俞恩不是真的孕吐而他们也不是真的要去卫生间,而是直接走人。

反正饭也吃完了,天也聊得差不多了,也到了该散局的时间。

许航则是抬手看了眼腕表,起身抱歉地说:“我待会儿还要值夜班,先走了。”

最后,包间里只剩下了易慎之跟林妍两个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