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傅廷远身后淡然不染一丝尘埃的俞恩,地上的白青青眼底瞬间迸发出浓浓的恨意。

可对上傅廷远冰冷的视线,白青青又颓然了下来。

她再气又有什么用?

她如今已经一无所有自身难保了,想到这些,白青青再次落下了泪来。

傅廷远进了办公室,警局的人自然笑脸相迎好生相待。

傅廷远漠漠跟他们寒暄完了,这才看向董文慧喊了一声:“妈。”

其他的话就没有了,母子之间关系的生分外人都感受出了几分来。

俞恩心里叹息了一声,走上前轻声问董文慧:“您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傅廷远都不装一装母慈子孝,也不怕被别人看了笑话去。

董文慧是个要面子的人,自然也不想被别人知道自己的儿子厌恶自己。

好在俞恩是个懂事的,代替了傅廷远上前来关心她,董文慧很是感动,连忙摇头说道:“我没事。”

白青青的经纪人也连夜从京城赶了过来,她把白青青从地上扶了起来,红着眼圈对傅廷远几人说:“傅总,董女士,青青已经知道错了,你们就大人大量放过她别起诉了吧,如今事情也已经曝光了,她在这个圈子日后也举步维艰了......”

傅廷远还没说话,董文慧先冷笑了一声:“我说了,我可以不告她,但她必须宣布退出娱乐圈。”

白青青的经纪人苦笑着说:“可她现在退不退圈的,还有什么区别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