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要是他们吵起来,岂不是让俞恩看了笑话去,岂不是更让俞恩洋洋得意了起来。

俞恩懒洋洋从沙发里起身,淡淡回了董文慧一句:“这是我家,你说了不算。”

董文慧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再次像上次那样,被俞恩当场给气昏过去。

不过俞恩虽然嘴上说着董文慧说了不算,倒也没走过去给傅廷远开门。

俞恩确实没打算给傅廷远开门,这件事她不需要依仗傅廷远来解决,也不想再欠傅廷远人情。

她落落大方地站在那里,淡定自若对傅江跟董文慧说:“傅先生,傅夫人,想必您二位听过叶文叶老师的名字吧?”

“是又怎样?”傅江跟董文慧自然知道叶文,毕竟沈青山刚刚因为沈瑶的事还托关系去找叶文了,虽然傅廷远跟沈瑶现在闹得不愉快,但傅江董文慧夫妇跟沈青山夫妇还是有联系的。

俞恩又说:“我现在是叶老师的干女儿,如果你们非要用强权压我,那我也不怕搬出叶老师来了。”

俞恩从来就不是什么仗势欺人的人,可无论是昨天的沈瑶沈青山,还是今天的傅江董文慧,他们实在是欺人太甚。

俞恩忍无可忍,只好搬出叶文来。

刚好叶文昨天也说,她有了叶家做坚强后盾,就没人敢再欺负她了,这话给了她今天搬出叶文来的底气。

傅江失声:“什么?你是叶文的干女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