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的一声,苏东拉开了酒店房间的窗帘。

亮光顿时穿过窗户,洒满了整个房间。

酒店就在巴塞罗那市区,距离诺坎普并不远,但苏东对这里有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熟悉是因为他在这座城市居住了两年半,每天都在不停地往返,但陌生则是因为,他的家在城市的西郊,每天基本都是两点一线,很少留意城市的景色。

就算偶尔四处逛逛,那也是走马观花。

来巴塞罗那之前,苏东没给任何人打电话或发短信,他觉得不合适。

这次来到巴萨,面对这群昔日并肩作战的队友,苏东心里还是很有感触的。

他恨的是巴萨,是巴萨的管理层,不是这群球员。

一年半了!

这次他要把当初,巴萨管理层、媒体和一些激进球迷,对他所做的一切,统统讨回来!

他不仅是来踢球的,也是来收账的!

……

巴萨的球迷神通广大,很容易就查得到拜仁所入住的酒店。

他们就蹲守在酒店门口,等到拜仁球队登上大巴车,驶往诺坎普球场的时候,他们就在门口疯狂地咒骂着拜仁的球员,尤其是苏东,更是成为了他们攻击的对象。

当他们看到坐在车窗前的苏东时,更是有极端球迷捡起石头使劲地扔,差点就击碎了拜仁大巴车的车窗玻璃,也让车内的众人都一阵心惊胆战。

反倒是苏东,也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就是这群人,当初在他的家门口泼油漆,喊各种辱骂的口号,现在,他们还是这样,没有半点长进。

苏东当然知道,不是所有的巴萨球迷都这样,可他没法去区分。

有的时候,沉默就是最大的纵容。

拜仁报警了,警察也来了,但没什么用,甚至都没驱散球迷,只是警车在前后开道,保护着拜仁的大巴车驶向诺坎普。

这里是客场,就连警察都在帮着主队。

只要不闹出什么大新闻,他们乐得看到球迷给客队多制造一些麻烦。

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看向苏东的眼神都不一样。

曾经,他们在诺坎普欢呼着苏东的进球,对苏东顶礼膜拜,可现如今,苏东却要代表其他球队,在诺坎普跟他们比赛,这让他们心情十分复杂,甚至害怕。

没有谁比巴萨的球迷更加清楚苏东的实力!

……

越靠近诺坎普球场,球迷就越多。

当他们看到拜仁的大巴车时,无一例外都是追着嘘骂,根本不会手下留情。

尤其是当拜仁大巴车抵达球员通道时,虽说有现场的安保人员阻隔,但他们依旧还是朝着走下车的拜仁球员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嘘声和谩骂声。

当苏东走下大巴车时,声势达到了顶峰。

生怕现场球迷出现了骚乱,安保人员赶紧让苏东进去。

现场群情激愤,再待下去,谁都不敢保证会不会有极端球迷冲出来,那可就危险了。

“没想到,一年多过去了,你在这里还是这么受欢迎。”佩佩哈哈笑道。

苏东也不禁莞尔,他当然听得出佩佩是故意说反话。

“要我说,今晚巴萨最怕的人就是苏,他们巴不得苏上不了场。”马塞洛也起哄道。

“苏,等一下出去的时候,你可得小心点,我们大家伙也会帮你留意看台的。”莫德里奇跟着唯恐天下不乱地调侃道。

“你是怕猪头从天上掉下来,没砸到我,反而砸到你吧?”苏东反问。

莫德里奇大笑,连连摆手。

“现在猪头还能带进诺坎普吗?”拉姆很好奇地问。

照理说,这不应该是违禁品吗?

偌大的猪头砸下来,真要是砸到人,那是会出大事情的。

欧足联肯定不会去处罚那些球迷,那是警察的事情,但巴萨肯定是要主场禁赛的。

所以,照理说,巴萨也会千方百计地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

但其他的可就避免不了了。

例如水瓶、纸团什么的,反正乱七八糟,能扔能砸的东西,都会拿来当“武器”。

这一点,全世界的主队球迷都如此。

“你们就少替我担心了,记得咱们之前的约定。”苏东提醒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