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号里,许文东侃侃而谈。

一群人都听蒙了,怔怔地看着这个在号里一直没啥存在感的小子,只有王岩若有所思。

“靠价格双轨制的漏洞,倒买倒卖,伤的是国家的利益,当然不能长久,也早晚会被国家清算。”

王岩点了点头,可不是么,要不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许文东知道这是王岩的痛处,不便多说,直接开始下一话题。

“不过我说的倒买倒卖,却是合理合法的。就好比雨天买伞,冬卖棉衣,里外一倒,就是几倍的利润。”

王岩没怎么听懂,看了值星一眼,后者会意,骂道:“说的云里雾里的,到底是啥意思?”

许文东说:“简单,国内走不通,我们就往国外走。”

“北边的苏联撑不了多久了,老毛子想吃个面包都困难!”

“我们如果能把国内便宜的食品、服装和轻工产品卖过去,转手就是几倍的利润!”

“而且合理合法,国家没准还鼓励呢!”

王岩吧嗒口烟,沉默了片刻,朝许文东招了招手,说道:“过来,今天起,你睡我旁边。”

众人哗然。

...

许文东等人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糊火柴盒,还有的犯人负责挑豆子。

经过开始的生疏之后,许文东的手法迅速变得熟练起来,或许是这具年轻的身体自带的肌肉记忆。

经过几天的的交谈,王岩对许文东愈发刮目相看,甚至感觉他有点不出门而知天下事的意思。

许文东如果知道王岩在心里差点把他比作诸葛卧龙,不知道是会感到惶恐,还是会感谢他曾经沉迷的网文、知乎和快手。

除了自己确实清楚的中俄边贸,其他说给王岩的东西,都是许文东从网文、知乎和快手里看来的,根本就是一知半解,甚至狗屁不通。

但这些内容在九一年听来,怎么听都有点拨云见雾高屋建瓴的感觉。

“岩子,弟妹来了。”管教三哥走过来说。

王岩放下手里的火柴盒,和三哥一起走了出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