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点,天色仍旧一片漆黑,号里只有一个灯泡散发着橘黄色的光。

许文东引着的炉子让寒冷的号里渐渐暖和起来,偶尔有火星崩裂,发出啪的一声。

六点半,开始派发早饭,白菜汤配苞米面窝头,每人一碗汤一个窝头。

许文东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点东西根本吃不饱,这几天晚上饿的他肚子直抽抽。

可是没办法,九零年,哦不,现在已经是九一年了。

九一年的东北监狱,就是这待遇,尤其到了冬天,根本见不着绿叶菜。

白菜汤配窝头,偶尔换换花样,萝卜汤配窝头。

那些干基建外役的监狱伙食好一点,能吃上白面馒头大米饭,而且菜里总有肉。

这一般是甲方老板出钱买的米面杀的猪,就为了犯人好好干活。

至于这里,甭想了。

轮到许文东这个号的时候,其他人都领完了白菜汤和窝窝头,值星上前把自己和王岩的饭都拿进来。

送饭的看了他一眼,估计是上面打过招呼,面无表情地递了盘饺子进来。

值星点了点头,接过饺子,没有多说什么。

号里的人一边猛咽菜汤,一边盯着值星手里还散发着热气的饺子,鼻头剧烈翕动,仿佛要把手里的窝头吃出饺子味儿。

“给他们一人分一个。”王岩说。

值星答应一声,扫了众人一眼,说道:“岩哥心好,让你们一起过节。”

“每人一个,别他妈瞎抢,不然老子把他脑袋塞尿桶里。”

“哎哎,谢谢岩哥。”

“岩哥最仗义了!”

“保证不抢!保证不抢!”

“...”

因为就在门口,许文东是第一个捞到饺子的。

酸菜猪肉馅,吃了一口后许文东差点没哭出来,太他妈香了!

一盘饺子,只做了王岩一个人的量,一圈分下来,到王岩那已经没几个了。

“吃吧。”王岩说。

值星点了点头,盘腿坐在王岩对面,大吃大嚼起来。

因为一会儿还要上工,所以没喝酒。

王岩的吃相和他的长相一样,斯斯文文的。

一身腱子肉满脸痘坑的值星就没这么讲究了,吃的满嘴流油。

见王岩一直皱眉,值星咽下嘴里的一块猪头肉,含糊不清地问道:“哥,最近看你一直愁眉不展的,是不是有心事?”

王岩嗯了一声,说道:“我就要出去了,前两天和你嫂子见面,她说现在外面气氛还是很紧张。”

“我进来这一年多,家里只出不进,就是有座金山,也要吃空了。”2

值星的大嘴一顿,问道:“那咋办,哥?要不...问问老爷子?”

王岩摇了摇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