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才停下脚步,回头不解道:“怎么了?”

陈小宁俏脸苍白地嗔怪道:“杨景先,你这个傻瓜,你上了元鹤龄的当!”

“我早就置生死于度外、死不足惜。”

“可是你一旦陈尸在床,你爸妈怎么办?我答应过你爷爷的,可现在......”

我插嘴问道:“你说什么?我会陈尸在床?”

陈小宁双明净如水的美眸里流露出了愤恨与绝望。

“你呀,你被元鹤龄利用了!”

“你现在是一缕命魂,被他镇在这里不能回体归位,三天过后,你就再也没有还阳的希望了!”

正在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了元鹤龄极为得意的笑声。

“哈哈,陈小宁啊陈小宁,你也有今天!”

“怎么样?胆敢坏我好事?这就是你的下场!”

陈小宁很快恢复了平静。

“元鹤龄,你要报复的是我,跟杨景先无关,你放他出去吧。”

“你跟杨家无怨无仇,何必非要让他遭受灭门之祸呢!”

元鹤龄鄙夷地笑了。

“陈小宁,你都死到临头了,还想在我面前玩花招?”

“如果我放杨景先出去了,你就不会趁机逃跑吗?”

陈小宁立即正色应道:“我陈小宁言而有信,当初我答应过他爷爷,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他遭遇不测!”

“只要你肯放他出去,我保证不会趁机逃跑,我发誓!”

元鹤龄再次笑了。

“哈哈哈哈,我元鹤龄才不会像你那么幼稚!”

我只好说道:“元道长,你别这样,你放我出去,我就把《石函秘术》送给你,怎么样......”

元鹤龄鄙夷的看了看我。

“你小子虽然心思缜密,但还是太年轻了!”

“不妨告诉你,只要我困住了陈小宁,我至少有一百种办法弄到《石函秘术》!”

我告诉元鹤龄,我把《石函秘术》藏在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地方,别人根本找不到,我们两个无怨无仇的,你又何必非要害死我呢?

元鹤龄指着我说:“你小子已经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格了。”

“如果你爷爷还活着,我或许还有所忌惮。如果陈小宁没被镇住,她或许也会坏了我的好事。”

“但现在,老东西已经死翘翘了,陈小宁也被困在了这里,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等你爸妈发现你在床上成了个植物人,他们为了求我救你,掘地三尺也会找出《石函秘术》,甚至跪在地上求我收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