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过阴

见我有些犹豫不决,元鹤龄摇了摇头,长叹一声:“唉…如果你再犹豫,你爸也会被她活活害死。”

“到时候你再后悔,可就晚了!”

我只好如实说道:“元道长别误会,不是我犹豫不决,而是您说我爷爷和大姑是被陈小宁害死的,总得拿出一些证据吧?”

元鹤龄扬了扬下巴:“这个,简单!”

“无论什么证据,都不如你爷爷亲口告诉你更为可信。”

“要不,我让你见见你爷爷?让他告诉你,他是被谁害死的?”

元鹤龄告诉我,他和陈小宁一样,可以命魂出窍。

甚至,他还可以带我去一趟阴曹地府,让爷爷告诉我,害死他的凶手是谁。

我立即睁大了眼睛:“元道长,你真的可以带我去见我爷爷?”

元鹤龄点了点头:“实话告诉你吧,这只是民间秘术中的一种,也就是俗话说的过阴。”

“要不这样,今天晚上我过来找你,带你去见你爷爷!”

我连忙冲着元鹤龄拱了拱手,“谢谢元道长!”

“如果元道长真能带我见到爷爷,如果我爷爷真是被陈小宁害死的,如果我还能正常回来......”

“那么,我愿意把《石函秘术》送给元道长!”

元鹤龄闻言,明显有些激动。

“福生无量天尊,杨景先,你敢不敢以你爸妈的名义发誓?”

“如果你言而无信,你爸妈将会死于非命?”

我点了点头,立即按照元鹤龄的要求,发下毒誓。

至此,元鹤龄抚须笑了:“呵呵,今天晚上我就带你过阴,保准让你见到你爷爷!”

说完这些,元鹤龄就要离开。

我急忙抬了抬手:“元道长你先别走,您上次说不是陈小宁的对手,到时候我该怎么做,才能除掉她?”

元鹤龄胸有成竹的答道:“放心好了,我虽然不是陈小宁的对手,但我知道她的软肋,只要你按我教你的办法,利用她对你的信任,我绝对可以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成!”

说到这里,元鹤龄四下瞧了瞧,然后压低嗓门,示意我附耳过去。

仅仅片刻。

我张大嘴巴,深感震惊!

因为他的办法实在太阴险,太歹毒了!

元鹤龄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忍,马上提醒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想想你爷爷被迷住神智,吞食沙土,活活噎死,再想想你大姑被迷住神智以后走进池塘,活活淹死,你还有什么不忍心的?”

听着他的话,我咬了咬牙,“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