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钉坟

到了陈营村的村头,我们碰到了几个中年男女正在聊天。

我只知道“陈小宁”这个名字,并不知道她家在什么地方。

于是我下了车,跟那些人打了个招呼,顺便问问陈小宁家在哪里。

“你问她家干什么?”

一个中年妇女不解的看着我。

我说,我找陈小宁有点事。

这一下,那几个正在聊天的村民居然齐刷刷地看向了我,一脸愕然的模样。

我再次问道:“我找陈小宁有点事,请问她现在在家吗?”

确定我真是来找陈小宁的,那位中年妇女叹息了一声。

“唉,看来你还不知道啊。”

“小宁那丫头,前年就没了!”

另一个妇女又补充了两句:“是啊,小宁走了两年了,就埋在离娘娘庙不远的地方......”

其他人也跟着叹着气,说小宁那丫头长得水灵,人又善良,只可惜好人不长命......

我一时间愣住了,只感觉不可思议。

我倒是相信村民们的话。

一方面,她们是陈营村的人,了解陈小宁的情况。

另一方面,正常情况下,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确实不可能半夜三更的跑去娘娘庙。

而且,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呢?

怪不得陈小宁非让我一个人半夜去娘娘庙附近找她,原来她的坟就在那里!

回去的路上,我一边感慨着昨夜居然撞了邪,一边又很茫然。

因为我当时几次确认过,陈小宁分明是有影子的。

如果她不是活人,月光下又怎么可能会有影子呢?

再说了,她身上丝丝缕缕的枙子花香,我倒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考虑了好久,我估计这些都是陈小宁的障眼法。

想到这里,我心里多少有点惋惜。

那个大长腿,小蛮腰,青春洋溢的姑娘,居然是成了一缕芳魂!

至于害死爷爷的是不是她,我还是不能做出确定......

回到家里,观云道长把情况和其他玄门中人讲了一遍,大伙儿一商量,很快做出了决定。

他们打算用七枚桃木钉和狗牙,钉在陈小宁的坟头。

如此一来,陈小宁的亡魂就会被牢牢钉在坟墓里,再也没法出来害人了。

几个人说干就干,马上砍了一棵桃树,削成七根桃木钉,并且弄来了几枚尖利的狗牙。

子时,也就是晚上十一点。

观云道长和几名玄门中人一起去了后山。

灵堂里,只有我和我爸给爷爷守灵。

观云道长他们刚刚离开我家不久,我爸突然打了个哈欠,在棺材旁边睡着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