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猛地睁大了眼睁,难以置信道:“美女人皮?”

红衣姑娘点了点头:“如果不信,你回去问问你爷爷不就知道了么?”

“另外,虽然你爷爷差点死在刘青山家里,你也因此误入灵堂,但我相信你爷爷并没有怨天尤人的意思。”

“你爷爷只会说他是自作自受,是他招来的报应。”

“第三,如果想害你爷爷,对我来说简直易如反掌,根本不需要费这么大的功夫。”

“比如上次,只要我不让你的命魂回体归位,你就只能再次投胎了。”

我愕然一愣,深感认同。

因为我爷爷确实说过类似的话——

好了,你们都别哭了,这都是我当年惹的祸,是我招来的报应!

想到这里,我的好奇心再次升了起来。

这丫头年纪轻轻,看上去也不过十八九岁的模样,为什么知道得这么多?

难到她不是人?

我忍不住再次瞧了瞧她的影子,漫不经心地朝她走近了几步。

我轻轻嗅了嗅鼻子,明显能闻到一丝淡淡的清香,是洗发水和沐浴露的清香。

或许是我慢慢靠近,嗅鼻子的动作太过明显了吧,丫头的声音忽然一冷,“是不是想挨揍了?”

我尴尬的停下脚步:“那个,你别误会,我只是想判断一下你是不是人......”

对方嫣然一笑,斥责道:“你才不是人呢!”

“算了,别疑神疑鬼的了,本姑娘干脆告诉你吧。”

“我叫陈小宁,不是鬼魅,更不是画皮女妖。”

“我只是学了些《石函秘术》而已......”

我暂时放下了疑虑,谈起了正事。

我请她指点一下,如何才能让我躲过这一劫,省的拖累爷爷。

陈小宁敛去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其实很简单,就看你愿不愿意做了。”

“比如说,你做下十件功德,多积阴德福报,自然可以消灾免祸。”

“当然,小恩小惠的善举可不算呦,必须是救人性命的功德之事。”

我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这个办法肯定不行!”

“我又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哪有必要刻意去积阴德福报?”

“狼吃羊的时候,羊做错了什么吗?是因为羊没有积阴德福报吗?”

陈小宁笑了笑:“还有一个办法。”

“只要你遁入空门,一辈子古佛青灯、不婚不娶,让佛祖菩萨庇护你,自然没谁能害死你了。”

我再次摇了摇头:“这个办法更不行了!”

“我不想低三下四地磕头烧香,求神庇护。”

“再说了,如果我是个十恶不赦之徒,难道烧香拜佛就能让佛祖菩萨保佑我了吗,佛祖菩萨岂不是成了贪赃枉法的东西?”

“更何况,一辈子吃斋念佛,不婚不娶,我这辈子还有什么意思!”

陈小宁蹙了蹙眉,反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我回道:“求人不如求己,我想自己作主!”

“我想知道,究竟是谁想害我和爷爷!”

“我希望你能告诉我,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怎样才能弄死它!”

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坦诚说道:“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佛道中人也讲究道不轻传,法不贱卖,所以我不奢求你能凭白无故地帮我。”

“如果需要我付出什么代价,请你直说。”

陈小宁盯着我的眼睛,看了许久,突然竖起大拇指。

“你爷爷当年要是有你这身傲骨,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一步。”

“不过,只有傲骨是没用的。”

“法术修为第三,傲骨在身第二,有胆有识第一。”

“要想解决你家的问题,三者缺一不可。”

陈小宁盯着我,问道:“你觉得,你的胆量怎么样?”

我毫不犹豫地答道:“别的本事没有,胆子肯定大!刚才遇到那个道人的时候,你不是还说我有胆量吗?”

陈小宁却摇了摇头:“刚才我说的是你‘多少有点胆量’,可那点胆量,远远不够。”

“否则,你爷爷也不会吓的一辈子低头认命,不敢反抗。”

陈小宁拿手掩口,轻轻咳嗽了两下,忽然指了指左前方,“咦,你奶奶怎么过来了?”

我顺着陈小宁手指的方向一看,发现有个老人正朝后山慢慢走去。

从她的背影以及走路的姿势,应该真是我奶奶。

陈小宁小声提醒着我:“再往前走就是娘娘庙了,为了避免误会,我就不过去了,你赶快和你奶奶一块回家吧。其他的事,改天再说。”

大半夜来后山见一个女孩子,奶奶看见肯定要误会的。

我嘛,男孩子无所谓,但不能影响人家陈小宁的清誉。

我点了点头,快步朝奶奶追去。

“奶奶,我在这儿呢!”

但是。

奶奶好像没听见一样,仍旧朝着娘娘庙走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