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索之际,眨了眨眼。

突然发现,那姑娘腾地一下不见了踪影!

我背脊一凉,瞬间明白过来。

刘家“死人求饶”,爷爷突然倒地不起,极有可能是刚才那个“姑娘”在作祟!

“哎呀,景先来啦!”

“你爷爷刚才还好好的呢,怎么突然一头栽到地上晕了过去......”

刘青山一边掐着我爷爷的人中,一边给我略略解释了几句。

这时,倒在地上的爷爷慢慢睁开了眼睛。

见我进了刘家院子,爷爷用力挣扎着站了起来,急切地冲着我喝道:“景先你怎么进来了?”

“快,快出去!”

我猛地想起了爷爷对我的告诫。

十八岁前不能进灵堂、终身不得入神庙!

回到家里,我不知道是爷爷后来做了什么法,刘奶奶不再咳嗽、也不冷笑了。

当天下午,刘家出殡的事儿办得相当顺利,但我爷爷回家后却一直紧锁眉头。

我爸怀疑爷爷晕倒是不是因为脑梗一类的病,建议他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爷爷抬了抬手,说出了我们一家人都难以置信的话。

“别操心了,我的阳寿尽了,这两天就走。”

“我走以后,你们弄块石头放在我的棺材里,在祖坟地立个衣冠冢。”

“至于我的尸身,一定要瞒着所有的亲戚邻居,偷偷埋在后山果园那间小瓦房的床底下。”

“千万不要给我穿什么寿衣,身上不能有一丝一线。”

“哪怕连个短裤、连只袜子都不能穿!必须让我赤条条的无牵无挂、无拘无束。”

“记好了,一定要将我头朝下、脚朝上,倒立埋进去......”

爷爷神色平静地交待着后事,但我却发现爷爷的眸子里明显流露出一股决绝之色。

我心里升起了一股不祥之感,觉得爷爷可能真活不过几天了,并且他老人家一定会死得很惨、很痛苦!

爷爷虽然严厉,对我却是格外的亲。

记得小时候因为看见电视上的小孩子吃冰糖葫芦,我也非闹着要吃。

当时下着鹅毛大雪、天寒地冻,爷爷为了哄我开心,他顶风冒雪,在天寒地冻的雪地里徒步走了二十多里,赶到县城给我买来了几串冰糖葫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