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过后,我找了个借口,想和爷爷和我睡一个房间、我也好请教一些《石函秘术》方面的问题。

爷爷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正当我心中暗喜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我妈和奶奶的惊叫。

我和爷爷急忙冲了出去。

来到院里一看,我一下子又惊又怒!

一群该死的黄鼠狼竟然连衔带拖地弄了个花圈,带进了我家院子!

花圈上,纸扎的黄花半新不旧,沾着不少泥土,也不知道这群黄鼠狼是从谁家的新坟里拖过来的。

这群黄鼠狼至少有十五六只,为首的黄鼠狼头上有一片雪白的毛发,恰好像个月牙,很是醒目。

我爸勃然大怒,转身操起一把铁锹,朝它们拍了过去。

但这群黄鼠狼竟然没有害怕的意思。

最前面那只头顶月牙的黄鼠狼更是视若无睹,躲都不躲!

爷爷急忙拦住了我爸,小声提醒着他不要乱来。

这个时候,爷爷指着我,冲着这群黄皮子说道:“有死有生,阴阳平衡,我用我这条老命换他躲过这一劫。”

“上天既然安排他投胎来到人间,难道他真的就躲不过这道坎儿了?”

黄鼠狼不会说话,头顶“小月牙”的黄鼠狼听完爷爷的话,用后腿撑着地,像人一样竖起身子站了起来。

它的两只前爪抱到一块,像是鞠躬,冲着我弯了弯腰。

看那架势,跟祭奠死人、吊孝送别,一模一样!

一时间,我怔住了。

我原本以为爷爷以前给人看风水、治邪病,得罪了这些黄鼠狼,所以它们才弄了个花圈来报复爷爷。

万万没想到,这个花圈居然是送给我的。

这一刻,我什么都懂了。

爷爷之所以交待后事,原来是为了用他的阳寿,换我躲过一劫!

我扭头看了看爷爷,发现他老人家像被雷击了似的,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神呆滞。

我奶奶在一旁放声大哭,声音颤抖地说她已经夭折了两个孙女、一个孙子了,如果这个孙子再出事儿的话,她就上吊不活了!

我妈也忍不住抽泣了起来,紧紧拽着我的胳膊,好像她一松手我就会永远离开她一样......

我从我妈的眼睛里看出了悲痛和绝望,好像我很快就会没命似的......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了坐在刘奶奶棺材上的那个红衣姑娘。

如果不是它作祟,刘奶奶根本不会在棺材里面咳嗽求饶,爷爷也不会前往刘家,我更不会犯忌走进灵棚,见了那副棺材。

想到这里,我心里愤恨难平。

我和它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这个鬼魅竟然变着法子想要害我,简直岂有此理!

正在这时,爷爷的喉结动了动,终于开口了。

“好了,你们都别哭了!”

“这都是我当年惹的祸,招来的报应,我会想办法让景先躲过一劫的!”

说完这些,爷爷转身进了卧室。

我担心爷爷自寻短见,连忙跟了过去。

无论爷爷抽旱烟、品老酒,还是去卫生间洗脸刷牙,我都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躺在床上,一向沉默寡言的爷爷和我聊了好久。

爷爷说,景先,你其实是个福星,如果不是你投胎来我杨家,我早就进阎王殿了。

我也趁机问爷爷,既然这样,那我为什么不能进灵堂、入神庙呢?

爷爷悠悠地感慨道:“这人投胎来到世上啊,有的是为了报恩,有的是为了报怨;有的是为了应劫,有的是为了受难。而你......”

“唉,算了!天地本不全、有阳就有阴,将来你能光宗耀祖,我也就知足了!”

“时间不早啦,睡觉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