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壮着胆子朝着山林深处走去,走了半个小时后,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又试了两次,再次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我知道这是遇到鬼打墙了,这东西道行应该不浅,若是一般的小鬼我一眼便能看出来这迷障。

遇到这种情况,我倒也不慌,只是在心里默念:“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所在之处,万神奉迎。急急如律令,开。”

这真言威慑力极强,可以破除世间万法,惊退魑魅魍魉,小小的迷障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

果不其然,很快前方的树木散开,出现了一条羊肠小道,刚才的一切皆如幻影,消失不见。

我朝着那条小道走去,来到了一座坟头边,那座坟头应该很多年了,四周荒草丛生,墓碑上灰尘遍布,想是许久没人来祭拜了。

这是一座大坟,在我们这边应该富贵人家才有能力修建,墓碑上隐约可以看到模糊不清的名字,从字迹分析,这是一座夫妻墓。

因为上面有两个名字,李富贵和齐妙莲,后面好像还有字,但看不清楚了,也不知道写的什么,只能看到一个王字。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字眼,因为在很多墓碑上王字大都以姓氏出现的。

这对夫妻坟墓正坐西北,西北主金,后代富贵双全,是一个难得的好穴位。

只是这林子太过阴森,经过长年地形地貌的变化,这个风水宝地早就变了。

其一,墓穴太近树木是非常不好的,因树根的延伸而搔扰棺木会使后代不安。

而且这墓地是阴地,如果这地方一年四季见不到阳光,叫阴气过盛,不管外环境如何如何好,这个地方也不能选,选此地必然男丁稀少,女人忧郁。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前方有一个小溪流,刚好经过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坡度,有水从头顶高处流下的墓穴不能选,是为凶相。

也许曾经这个地方是一个风水宝地,但经过岁月变迁,风水格局发生了很大变化。按理说这坟墓是要迁的,但看这情况,应该很多年没人来过了,也许他们已经没有后代了。

我围着巨大的坟墓转了一圈,发现在坟墓后面有一个巨大的豁口,最外面还放着几把生锈的洛阳铲。

看来这墓是被人盗了,只是不知为何,洛阳铲并没有被人带走,难道说这坟墓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凑近黑洞洞的豁口瞧了眼,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尸臭味,这气味十分强烈,令人作呕,里面冒出来一股凉飕飕的阴风,让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我赶紧念净心诀,阻挡这阴气进入我身体,这座墓怕是已经走尸了,而那些进入盗墓的人怕是也死在了里面,我更加确信,也许最近发生的事情与之有关。

踟蹰再三,正准备下去,背后突然传来了诡异的笑声,这是女子凄惨邪魅的声音。

我立刻掏出镇尸符,朝着身后甩去,口中默念咒语,镇尸符燃烧起来,扑向了后面的女尸。

火光中我看到了女尸的样子,她穿着红色婚服,长发已经到了脚脖子,那双眼睛布满了血丝,悬在半空中,十分的诡异阴森。

镇尸符还未到她身上,就被她一掌给拍灭了,我抽了一口凉气,这女尸道行,怕是至少几十年了,而且她怨气极重,身上笼罩着一股黑烟,这是长年累月凝聚而成的尸气,尸气越重代表她越厉害。

“你究竟是谁,为何在这里为非作歹?”

我掏出腰带的铜钱剑,朝着她指了过去,铜钱剑发出了嗡鸣声,很明显她害怕了,竟有躲闪之势。

铜钱有辟邪镇魂的功效,它是按照天圆地方的形状打造的,加上铜钱上有远古帝王之气,而且钱的流转速度非常快,无数人摸过,更是沾染了非常多的阳气。

年代越久的铜钱在地底下埋的时间久,更是蕴藏了极强的地气,所以铜钱剑用于镇宅,避邪,已经达到了化煞驱邪的目的。

而且我这七星铜钱剑年代久远,又有五帝加持,更是这个邪魅的克星,所以我一点都不怕。

“少来多管闲事。”女尸嘶吼着,“否则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抡起七星铜钱剑朝着她挥了过去,这女尸胆子很肥,也不闪躲,大概是没见过捉鬼人,竟然用手抓住了我这铜钱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