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棺葬实际上就是主棺的意思,主要是男性主人的棺木位置,其中两边的就是排棺葬。

先和主棺男人结婚的女性死去之后会安排在主棺的左侧,古代以左为尊。后结婚的自然就是在右侧了。

排棺葬也有不按先后顺序或按先后顺序在棺材放置时前一点、后一点的情况,不过这两口棺材放置齐平,如果真按规矩来,应该同时娶进门的可能性大些。

这种入葬方式是非常少的,因为夹棺葬与排棺葬是有忌讳的,一般出现夹棺葬会对后辈不好,其中一种说法就是后辈的阳刚之气不足,自古以来都是夫妻并棺才是最正确的。若是出现了夹棺葬那么肯定都是妥协的结果。

而且出现这种情况,一般都是第一任妻子无后无儿,第二任妻子有儿有后的,对家族的贡献大,因此才会有夹棺葬的出现,且这两个女人都算正妻,但目前这里面的情况,很明显并不是如此。

因为两口夹棺上面刻了符咒,这是怕尸体跑出来,若是心甘情愿入葬,还用担心这些吗?还有就是主棺和两口夹棺之间用红绳子连在一起,这应该是姻缘线,想要用姻缘线束缚这两个女子,不禁让我想到了阴婚。

旧时人们非常迷信于所谓坟地“风水”,以为出现一座孤坟,会影响家宅后代的昌盛。当时有些“风水家”,古称“堪舆”,为了多挣几个钱,也多竭力怂恿搞这种阴婚。

阴婚多出现在贵族或富户,贫寒之家绝不搞这种活动,这种结婚形式,在汉朝以前就有了,可谓历史久远,而在这样贫瘠的地方,如此规格的大坟,自然非富即贵。

大致猜测出其中缘由,我转身朝着黑暗中说道:“我知你们是被逼无奈,才落得如此下场,但往事如风,任何仇恨也该在时间尘沙下消散了,不要再执迷不悟,且投胎转世去吧。”

没有回复,蜡烛火苗剧烈的扑闪起来,发出了呜呜呜的声音,大有熄灭之势,阴风从黑暗中吹了出来,让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头皮再次发麻。

我心头猛然一惊,这股子邪风比刚才可要强了不少,至少强了一倍不止,莫非这里面还有别的鬼东西不成?

“真是多管闲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黑暗中传来了沙哑的男音。

我喉咙一紧,这种压迫感好强,就好像一股电流在我周身运转着,头发都快要爆炸了,我屏气凝神,念了两遍净心诀,这才恢复过来。

我朝着黑暗中扔出一张驱鬼符,火光点燃的瞬间,一个身穿婚服,头发蓬松的邪魅男子走了出来,他脚不沾地,咧嘴一笑,露出了触目惊心的细小牙齿,看得我全身一哆嗦。

这并不是尸煞,而是真正的鬼魂,因为他没有肉身,和那两具女尸有很大的差别,而此刻,那两具女尸正跪在他的脚下,全身颤栗,非常惊恐,眼睛也抖动了起来。

我紧张的问:“你才是棺中主人对吧?”

“算你有眼色,不过你马上就要死了。”男子舔了舔舌头,指着我,“你的阴气很重,这样的身体非常适合我,应该不会那么久腐烂。”

我回头看了眼横七竖八的死尸,难道说这些死去的男子都是他夺舍的对象?只不过他没能控制住尸体的腐烂,所以才迫不得已离开,而他自己的肉身也早就白骨化了,所以想要借用一个身体隐藏自己?或者说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正想着,那恶鬼已经扑了过来,他的身影很快,转瞬间就到了我面前,我挥舞七星铜钱剑,撞击在他的胳膊上,竟然没有任何反应,若是普通小鬼,只怕已经魂飞魄散了。

我不由得大惊,急忙抽出七星铜钱剑,掏出几张灭鬼符,环绕在我周边,以防这玩意近身。

这灭鬼符是用黑朱砂所写,更是用符水浸泡过七七四十九天,符中又有五行相配,依据五行之理,配以符行变化,能引导天地之气,法天象地,待我用口诀符咒催动,灭鬼符散发出闪闪金光,那东西刚伸出手抓来,碰到了灭鬼符冒出一股黑烟又缩了回去。

就在这关键时刻,我扬起七星铜钱剑,左手掐着手诀,口中念道:“戮鬼伏魔,金钱在上。万仙助我,扫平孽障!”

铜钱剑叮铃一阵响,七星铜钱亮了三星,但这三星便已足够,我用力一挥,铜钱剑夹带着破空声刺了过去。

那恶鬼已无处可躲,用双手抓住了铜钱剑,金光中他的双手逐渐融化,瞳孔瞪大,惊恐的朝我嚷嚷着:

“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否则那位一定会替我报仇的,你将会不得好死。”

我厉喝一声:“你本不该留在这世上,更不该残害生命,今个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留你不得。”

“不,我不能死。”恶鬼披头散发,全身膨胀起来,“我若死了,一切就都前功尽弃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