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她还打算周旋一二。

却没有想到万丰会自己说开,那这样最好。

家里也不需要有一个外人弄得乌烟瘴气的,她的家里怎么能住一个不受欢迎的外人呢。

她也不希望楚亦钦再委曲求全了。

“我就知道我这老头惹人嫌了。”

万丰老先生完全没有不好意思,他还乐呵呵地说道。仿佛秦茉的反应是在他的预料之中,他也没什么可顾虑的。

“您知道就好。不过您明知道自己讨人嫌,还能够留下来,那也挺让人佩服的。”

秦茉笑盈盈地说道。

人家没撕破脸,那么她也没有必要破口大骂的。

应曜放下了筷子,他知道这是要开始家庭斗争了,也不知道万丰老先生到底是哪里得罪了秦茉。

“茉茉。”

楚亦钦拉着她的手,“你别生气,对身体不好。”

“我要是能够控制住自己不生气,我那不是圣人么?”秦茉心里是有气的,还有很大的一股气。

她不是为自己生气,她是为家里配合万丰作妖的这些人生气。

她和洛长安的身体不好,要连累这些人跟着折腾。

“冷静点,别因为这点小事生气。”

“万老先生,我不需要你给我治病,我父亲的病也会另请高明。我知道今天和您说这些话,算是得罪了您。我做好了心理准备,我实在不愿意看到一个陌生人在我家趾高气扬。哪怕明天我就要死了,今天我也要活得潇洒一些,而不像是这么受气。”

比起生命来说,还是舒心比较重要。

她这是连着其他的气一块儿撒到了万丰的身上,谁让他刚好就撞到了她的枪口上呢。

这飘香四溢的味道可不就是乌烟瘴气么?

“茉茉,别这么和万老先生说话。”

“你让她说,这么多天你们阴阳怪气地刺我,可都没有一个人敢和她这样说出真话。你们这些男人有什么用,还不如一个小姑娘来得果敢。我见多了那些人阿谀奉承的嘴脸,为了能够治病什么都豁得出去包括他们的自尊和骨气,却没见过这样的。”

眼见得就要熬到头了。

她看不惯了。

“您不用说这样的话来怼我,我不会放在心上的。这些天你花费的钱就当是我们施舍给你的吧,毕竟一把年纪千里迢迢赶过来实在是不容易,我们就不和你计较了。只是,这些厨师楚家不会再请,您想吃就去外面吃。”

“还有,这是我的家,不欢迎一个外人。如果有需要可以请应曜给你安排酒店,这里不希望您踏足。”

秦茉将话都说尽了,她也没什么可嘴下留情了。

这老先生不识好歹,怎么能怪得了别人无情呢。

“茉茉,消消气。不至于闹成这样……”

楚亦钦没想到秦茉居然憋着这么大的气,原来在餐桌上她寻思的是这件事。

“怎么不至于?你不需要给任何人低头,哪怕是为了我的身体。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我说的这些也不是气话。”秦茉那俏脸冷凝,看人的眼神还真的挺让人害怕的。

她就是不高兴了。

楚亦钦真的担心她气坏了身体。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楚亦钦知道秦茉完全是气万丰老先生为为难他,他委曲求全。

其实,没有那么糟糕。

那也不算是为难。

他和洛长安可是将这老头算计得死死的,只是目前让他得意几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