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当夏木希醒来时,用手拍了拍脸。

原来真的是梦啊。

想想也是,那个男人莫名其妙威胁了她,使得她不得已留了下来,所以又怎么会如此温柔地对她呢。

穿好衣服,洗漱完后,夏木希打算吃完早餐后去趟书店。

原本想着随便吃几片面包就好,没想到打开冰箱后,发现里面大大小小摆放了很多做好的饭菜。

难道他昨天晚上真的回来过了?

将做好的白粥重新热了一下,意外的很好吃,也非常合她的口味。

如果真的是他的话……

那他到底又是什么样的人呢?一会儿很坏,一会儿又很好。

夏木希越来越混乱了。

军训的前一天晚上,夏木希只带了些简单的东西。给那个人留了一张纸条,告诉他学校有一个月的军训,回不了家。

然后,她便背着包回校了。

那之后,夏木希和莉果被安排在同一个宿舍,她很开心地以为自己和莉果很有缘,却不知道这是莉果瞒着她故意这么安排的。

领完了军训服和洗漱用品,两个人回到宿舍后,很快就睡着了。

明天就是军训的第一天,希望一切顺利。

……

早上七点,所有学生被统一集中到体育馆中,按照班级的划分,每个班级会指派一名特训教官。

“同学们,新学期开始了,希望在接下来的军训生活中,能够磨炼大家的意志,增强每位同学团结互助的精神,好好享受军训,还有崭新的大学生活!”校长简短有力的话,回响在大家的耳边,同学们一起为他鼓掌。

“接下来由各个班级的班主任带领本班的学生到达指定训练场地,等待着特训教官的到来。”

特进班由班长莉果领队,班主任因为要处理学校别的事务所以将军训期间所有的安排都委派给了莉果。虽然这个女孩长相甜美可人,但是头脑却非常聪明,她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的特进班,深得老师的信任。

十分钟后,每个班级到达指定场地。

五分钟后,两辆车向着场地驶来。二十名教官整齐划一,从车上下来,英姿飒爽地走向被分派的场地,班级。

“同学们,你们好!我是本次特训的教官,张一。在我的班上,我不允许各位有任何的松懈,无论做什么事都必须是最好的!必争第一!能否做到!”

“能!”

特进班是全校唯一的精英班级,对他们的要求自然也会高于其它班级。同学们意气风发,斗志高亢!

唯独有一个人,却马上要撑不住了。

当教官那粗狂洪亮地声音响起时,夏木希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

那一年发生的事,是还无法完全挥去的创伤。

尽管这么多年来,她已经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克服,但听到这个声音就会让她立刻想起那一天不停冲她怒吼的两个黑衣男人。

不行,果然她还是不行呢。

一个月的时间,让她每天都要面对那么可怕的人,她做不到!

“报告教官!”站在夏木希身边的一个同学举手。

“说。”

“我身边的夏木希同学好像不舒服。”

听到后,教官和莉果马上来到夏木希的身边。

那一瞬间,夏木希的瞳孔突然剧烈收缩,心脏好像马上就要从胸口跳出!

“不要……不要!”

看着近在咫尺的教官,夏木希声嘶力竭地大叫之后,直接晕厥!

模糊中,好像听到了有人在温柔地喊着她的名字……

医务室。

“医生,她怎么样了?”莉果一直守在夏木希的身边,一刻都没有离开。

“检查下来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应该只是轻微的中暑。”

“那就好,谢谢你医生。”

“我应该叮嘱过你要好好照顾她的。”男人的声音有些冰冷,让莉果有些小小地胆怯,好吧,都是她不对,没有及时发现木希的反常。

“哥,你这样突然冒出来很吓人的。”

被莉果唤做哥哥的男人,便是秋黎末。

“军训的第一天,出于某些原因,我只是来视察下面的人有没有认真完成任务而已,怎么会是突然呢。”

“我最爱的哥哥,如此高高在上的您,还有必要亲自出席这种普通的场合吗?未免管的太多了,真不该让你闲下来。”莉果嘟着小嘴埋怨,却又非常小心地为夏木希擦拭红扑扑的脸庞。想到刚才夏木希的反应,莉果有一丝的心疼。“不过,哥,我还是要谢谢你的及时出现,将木希抱到这里。”

“没什么,之后你必须要更加注意。木希的事,不能心急,你要耐心地帮她。”

“我知道了。”

“好了,你回班级去吧。”

“那木希……”

“有我在。”

“嗯。”莉果走到门口,又转身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沉睡中的夏木希,“哥,你是认真的吗?”

“做好你自己的事就好。”

“……不管怎么说,虽然我和木希刚刚认识,但是我觉得她真的是一个好女孩,所以,如果你真是认真的,希望你好好珍惜她。”

秋黎末没有说话,而莉果也习惯了他的这种性格,之后便摇摇头离开了。

这时,表情一直非常严肃的秋黎末才渐渐露出一丝怜悯。他来到夏木希的床前,坐在她的身边。

白皙修长的手指想要去触碰那张小脸,却又不敢靠近。

“明明都过去那么久了,你还是忘不了当年的事吗?要是你无法彻底克服那个障碍的话,那以后你又怎么能够好好的面对我呢?我们之间,会永远有着一条无法跨过去的障碍。”

当冰冷的手指终于触碰到那张发烫的小脸,突来的一丝凉意让夏木希本能的将脸蛋往上蹭,就像一只撒娇的小猫咪。

这一举动,让秋黎末的嘴角扬起了迷人的弧度。

果然在这种状态下的话,就会好一些吗?

……

夏木希整整睡了两个小时。

醒来的时候发现了陪在她身边的他。

“你?怎么会在这里?”夏木希本能地蜷缩着身体。

“我看了你留下的字条,知道今天是你军训的第一天,所以过来看看你。没想到你却中暑了,体质真的那么差吗?需要我和校领导谈谈吗?”秋黎末笑着说,

“不,不用,我没关系的。可能是在F国生活久了,还有点儿不适应这里吧。”夏木希这般解释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