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父,小希呢!”

弓源晓也跟着跑了出来。

“我知道,木希在怪我。今天能回到这个家,她一定是鼓足了勇气。木希觉得我背叛了她最爱的母亲,娶了别的女人,还认别的孩子做了女儿,这个家已经没有了她的位置,所以她才会逃走,逃到一个我找不到的地方,独自生活着。”夏正贤悲伤地说着这一切。

大树的后面。

泪,一滴,一滴,无声地落在了那只修长的手背上。

夏木希拼命地忍住哭泣声,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原来父亲都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可为什么明明知道了,却还是做了呢?

她不懂,真的不懂了。

身体,开始不停地颤抖着。

“伯父,你不要再难过了,先进去吧,大家都还在等你。小木希的事情,就交给我吧,我会找到她的,然后将她带到你的身边。”弓源晓这般说着。

究竟发生了多少他不知道的事?不过从这一刻开始,他只叫她木希。

至于其它事情,他会慢慢弄清楚的。

“晓,麻烦你了。”

“没事的,赶快进去吧。”

“……嗯。”

夏正贤平复了一下心情,便向屋里走去了。本来打算宴会结束后他会亲自下厨为女儿做最爱吃的菜,没想到……

弓源晓看到夏正贤进屋后,自己又在四周寻找了一番,没有找到夏木希的他,直接开车离开了。

大树后面。

那个将夏木希拉到大树后面的男人,在看到那已经融进手背中的眼泪时,轻叹了一声。

“他们已经走了,想哭的话就尽情地哭吧。”男人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这个男人,正是秋黎末。

“呜呜……”

像是得到了允许,夏木希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秋黎末将昂贵的西装外套披在夏木希的身上,默默地陪在夏木希的身边。

过了很久,夏木希哭到没有力气再去哭泣。

她胡乱地擦掉脸上的泪水,站起身,将外套取下,然后转过身看向一直守在她身后的人。

“刚才谢谢你。”夏木希轻声说着,“还有对不起,给你惹麻烦了。”

“你真傻,那些本来就是属于你的,为什么要让给一个外人呢。在这个世界上,你的父亲就只有你这一个亲人,其他人,都只是过客而已。你有权利去享受所有的一切,那是你应得的。结果你却要放手,把唯一的亲人让给别人。果然,你还只是个孩子呢。”

秋黎末的声音中,似乎带着一丝地玩味,他笑着对夏木希说了这番话。

“……”夏木希没有说话,她默默地将外套还给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然后想要离开。

可就在双脚迈出去的那一刻,她的手,却被这个男人猛地拉住了!

这一动作,让夏木希的身体一颤。

“请,请你放手。”

夏木希几乎是在下一秒便就将秋黎末的手用力地甩开了。

当看到出租车驶来时,夏木希立刻跑去拦下了出租车,然后上了车。

将身体靠在后座上,夏木希不停地深呼吸,似乎是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整个人看起来有些不太好。

而秋黎末在被夏木希狠狠甩掉手后怔住了片刻,但看到突然变得不对劲的夏木希,秋黎末快速地来到了车前。

“你没事吧?”秋黎末问着,声音中透着那份紧张。

“我没事,谢谢你,再见。”说完,夏木希有些慌忙地将车窗按上,并让司机开车。

秋黎末还未来得及抓住夏木希,车子便就驶离了。

昂贵的西装外套被秋黎末狠狠摔在地上,忘记了此行来的目的,秋黎末直接来到自己的黑色越野车中,猛踩油门,也跟着离开了。

脑海里,全部都在想着夏木希的事。

虽然在当年,两家的长辈已经取消了婚约,但是交情还在,所以他被身在国外的父母强制要求来为夏正贤庆生。

虽是带着不情愿的心情来到了夏家,但刚走到门口时,却被一阵动听的钢琴声所吸引。

默默地走到客厅最不起眼的角落,然后看着弹着钢琴的人儿。

纤细地身体,一条白色碎花裙。乌黑地长发自然的散开,稍微遮住了她的脸。但那未施粉黛的小脸却精致到无可挑剔,比现场任何一个化了妆容的女人都要美!

那张脸,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他全部都记得。

尽管自那个晚上后已经过去好多年了,当年的她已经长大蜕变成耀眼的公主,但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夏木希,那个曾经和他指腹为婚的女孩。

只是,他似乎有些太过开心而忽略掉了一些事。

她,在十五岁那天遭受了那场噩梦后,心灵受到了创伤。

最开始,是拒绝任何人的靠近与触碰,更加害怕身形高大魁梧地男人,听不了男人的吼叫或是怒吼声,声音稍微大一些也不行,这些都会让她害怕。

更严重的,是她患上了空间幽闭症。无法呆在一个狭小或是完全封闭的地方,不然,会呼吸困难,昏厥窒息。

被送去F国后,经过了这么多年,又或许是因为这中间发生了那么多的变故,使得她凭着自己的努力,慢慢地克服当年留下的心灵创伤。

对于同性,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

但是对于异性,虽说一般地交流和接触倒也没关系,但如果更深一步的话,是绝对不行的。

哪怕是他,也不行。

所以刚才他有些心急了,让她害怕了,所以她才会那般用力地甩掉他的手,迫不及待地逃开了。

至于空间幽闭症,直到现在依旧还存在着。

……

晚上十点三十分的机场,人少了很多。

夏木希看了下手机,还有半个小时就登机了,这次回F国后,可能的话,她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这一路上,已经让她平复了过来。

果然还是有些不行呢。

普通地接触倒还好,但是像刚才那般突然的……还是不行,还是会让她害怕,不由自主的。

十五岁那年,因为那场噩梦,让她的心灵受伤严重创伤,还让她患上了空间幽闭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