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木希去F国的第二年,她的母亲因为一场突如其来地疾病离开了人世。

葬礼很简单,只邀请了亲戚前来悼念。

葬礼结束后,夏木希便回F国了。

母亲去世不到一年,夏木希的父亲便迎娶了另外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离过婚,还有一个女儿。

父亲的婚礼上,夏木希并没有出现,她无法忍受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父亲对母亲的背叛。更无法忍受自己的父亲和别的女人生活在一起,还有那个自称是她妹妹的孩子。

她无法心平气和的面对这些人,更加无法强迫自己接受这一切。

从那个时候开始,夏木希拒绝了父亲每月都会按时寄来的生活费。她学会自己打工赚钱,学会让自己远离公主的生活,学会让自己变得更加坚强。

那个家,可以的话,她希望永远都不要回去。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久到可以让很多人忘记一些事,一些人。

就像夏木希在那座城市的存在,也已从人们的脑海中被渐渐淡忘了般。

时间会让曾经所受的伤,慢慢地愈合。

也会让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渐渐变得支离破碎,再也无法修复。

……

F国。

晚上九点整,一封信出现在了夏木希的邮箱。

亲爱的木希:

最近过得好吗?爸爸很想你。

再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希望你能回家帮爸爸庆生。知道吗,你不在的时间里,爸爸学会了烧菜,全部都是你最爱吃的,给爸爸一个机会好吗?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期待宝贝回家。

……

回到宿舍的夏木希,在看到这封邮件时,心里有些空空的,因为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回过家了。

F国的生活虽然有时候会很辛苦,但却很充实,忙碌的时候会让她暂时忘记难过的事情。

更何况,她已经长大,早已不再是当年的小孩子了。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间父亲已经四十岁了,要回去吗?

犹豫了很久,夏木希还是下定了决心,订下了回国的往返机票。

……

国内。

此时的夏家,聚集了各界的知名人士。

夏正贤,这座城市非常有名气声望的企业家。

他的结发夫妻已经去世五年,现在的妻子曾是娱乐圈当红的模特钰沁,因为与他结婚,于是放弃了事业,选择留在家里相夫教子。

而两个人的女儿,夏溪,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被这个城市宠爱的公主。

所有人好像都忘记了这个孩子的真实身份,像是约定好了一般,在他们的眼中,夏家就只有这位叫做夏溪的千金。

明明这个女孩并不是夏正贤的亲生孩子。

当夏木希回到家时,宴会已经开始了。

她穿的很普通,一条白色印着碎花的棉纺裙,乌黑的长发散开着,脚上穿着一双廉价的白色小皮鞋。

其实,这是她唯一一件能拿得出手的裙子了。

夏木希想着,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如果还是像在F国那般随意的装扮,父亲看了肯定会不习惯,所以换上了衣柜里仅有的一条裙子。

这条裙子,花了她一个星期的生活费。

夏木希和她的母亲一样,都很喜欢白色。

尽管如此,夏木希还是猜想到,这样的她,与这场奢华隆重的宴会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不过,她也没有理会外人异样的眼光,好不容易回来,除了给父亲庆生,她还想祭拜一下母亲。

别的……也没有什么值得让她上心的。

“木希!”夏正贤看到女儿回来,激动地直接上前想要抱住夏木希。

结果,夏木希却往后退了一步。

夏正贤的手,悬在了空中,之后便就放下了。

“生日快乐,爸爸。”夏木希的声音很平静,不像她的父亲。

“爸爸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夏正贤笑着说,但眼圈却已经泛红。

他的宝贝,长大了,变得更漂亮了。只是,真的太瘦了,瘦的让他心疼。

夏木希看了一眼一直站在父亲身边的女人,没有说话,她直接走向母亲的房间。

夏正贤也不再说话,而是任由着夏木希去了。

……

夏木希母亲生前的卧室。

自从母亲离开后,那间卧室就一直空着,里面还是和从前一样,相同的摆设,熟悉地气息。

唯一不同的,就是房间里多出了一张母亲的遗像。

夏木希走到遗像前,伸出手去触碰照片中母亲的脸。

她没有哭,只是安静地看着。

她也没有和母亲说说话,一个人就这么呆在房间里,一呆就是一个小时。

从房间出来后,客厅里,钰沁和夏溪一起开心地将巨大的生日蛋糕推出来,嘴里还不停唱着生日歌。

夏正贤的脸上,扬起的笑,却深深地刺痛了夏木希的心。

多么幸福的一家人啊!

“正贤,生日快乐!”

“爸爸,生日快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