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云川摇头叹气,“哎,真是跟一凡说的一模一样,简直有异性没人性,用完就扔的典型啊。”不过一想到马上要到手的爱车,顿时眉开眼笑,一顿饭换了一辆车,值得值得。

所以说换什么老板,现在的日子不舒服吗?

靳云川哼着歌,心情美的冒泡,刚准备回餐厅,就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脸一垮:“我的假期还剩几个小时呢,你是周扒皮吗?催催催,你的老板都没有你会催。”

经纪人气笑了:“这个通告可是你自己要接的,通告费三百万,你就说上不上吧?”

靳云川眼睛一亮,“上啊,我马上就去机场,保证准时达到,多一分钟的不带迟到的。”

......

跟靳云川吃了一顿饭,这三个多小时,就听那家伙叭叭叭的,耳边就没有清静过。

这人走了,战天麟这才觉得世界安静了,舒服了。

安筱楠觉得挺可乐,“没想到他私底下是这样的人。”

战天麟揉揉额角,耳边似乎还回荡着靳云川叭叭叭的说话声,这就是他轻易不找他的原因,太闹了,后遗症巨大。

“他的性子跳脱,现在好多了,小时候更跳。”

“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他?”

战天麟微微挑眉,反问:“你听我提起过谁?”

安筱楠仔细想了想,还真是,在见到韩一凡之前,也没听战天麟主动提起,想想这人的性格,也是正常。

“不过他怎么那么忙?以他现在的地位,应该不需要拼命跑通告了吧?还是他其实是个工作狂?”

战天麟想到什么,面无表情地说道:“因为他缺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