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君看到宋迎有些害羞的表情,连忙安抚道:“没事没事,你不用尴尬,从医生的立场来说,我只能说实话。”

薛君说完又瞪着一旁的自家儿子训道:“这种事错都在男人,你不知道节制吗?不知道疼爱自己的老婆吗?”

许航有口难言。

他也不好意思说之前好多天他跟宋迎都没有任何缠绵,好不容易昨晚才能一亲芳泽,又想到这算是两人的洞房花烛夜了,于是就不知节制了起来。

以及他更没法说昨晚是宋迎先扑进他怀里的,他才是被动的那一方,所以就只好垂头认下了他妈所有的训斥。

“开饭了。”许父适时从厨房里出来喊了一声,宋迎跟许航的处境这才改善了。

四人的午饭氛围很是融洽,于此同时宋父那边也在家里迎来了贺杨的拜访。

得知宋父出院后,贺杨第一时间便表示要来家里探望。

在客厅入座之后贺杨看到宋父换了一套新的茶具,于是状似好奇地问道:“宋叔,您什么时候换的茶具?”

宋父表情很是嫌弃,但还是如实回答:“许航送的。”

贺杨的表情微微僵了僵,要知道宋父之前在用的那套茶具是他送的,他刚送了才没多久,这有了许航送的,立刻就喜新厌旧了。

当然他的不满情绪不能表现出半分来,于是便若无其事地试探道:“您用上了他送的茶具,是不是代表着已经接受了他?”

宋父恼火地说:“我不接受又能怎样?他跟迎迎都领证了,难不成我还能逼着他们去离婚?”

宋父说完又兀自摇头摆了摆手:“我可丢不起那个人。”

宋父重重叹了口气:“我也看开了,她爱怎样就怎样吧,我这身体也不争气,再闹腾下去我真怕自己会一命呜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