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廷远在叶文气恼的视线里优雅说道:“叶先生,我还要上班,先回家洗漱了。”

傅廷远特意加重了“回家”这两个字的语气,强调自己当真住在隔壁,又把叶文给气了一顿。

傅廷远迈步回家,俞恩连忙招呼叶文:“叶叔,先进来坐吧。”

叶文气呼呼地进了俞恩家,俞恩给他倒了一杯温热的白开水让他喝下,平复心情。

叶文喝完水之后无比内疚地对俞恩说:“对不起,没想到我好心办了坏事,竟然将你送到了他隔壁——”

“您别这样说,我们俩就只是邻居而已,无所谓。”俞恩就知道叶文会内疚自责,所以她之前才找到傅廷远,希望他能保密。

叶文很是心疼地说:“我也是才知道,你以前竟然喜欢了他那么多年,他一点都不将你放在心上,你心里一定很苦吧?”

俞恩轻轻摇了摇头:“那些都过去了,我都忘了那是种什么滋味了。”

有句话说的好,那些曾经以为熬不过去的痛,回头看看其实也没有什么。

她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情,或许当时在那段婚姻里她痛苦不堪,但现在都释然了。

俞恩释然了,叶文却不能释然。

他语气坚定地对俞恩说:“我打算跟他解约,你也不要再跟他合作了,离他远远的。”

跟傅廷远解约这件事叶文上次就提过,这次他又提了起来,俞恩感受到了他的认真和坚决。

不过她还是努力劝道:“真的没必要。”

她知道叶文是不想她跟傅廷远有交集,省得她再被傅廷远欺负,或者省得她走不出来再被傅廷远打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