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俞恩平静地打断了:“并不是,我是庆祝自己终于解脱了。”

说完,又面色不耐地催促道:“你还签不签字了?”

俞恩此刻头疼欲裂,她只想赶紧签完字离完婚回去继续补觉。

傅廷远咬牙狠狠瞪了她一眼,拿过一旁的笔来龙飞凤舞在纸上签了字。

她闹成这样他要是还不签字的话,那岂不是证明他离了她不能活?

他傅廷远是什么人?

从来只有别人离了他不能活,从来只有别人求着他施舍。

签字之后拿到离婚证俞恩便头也不回地压低鸭舌帽走人了,她已经定了下午飞国外的飞机,睡一觉起来之后就走了。

她没有任何的留恋,昨晚她爸跟她哥快要把她的手机打爆了,她将自己卡里这几年做兼职编剧赚的稿费划给他们之后便关机了。

作为女儿和妹妹,她已经仁至义尽了。

民政局外,一堆记者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传闻中的傅太太,却等到了傅廷远脸色难看的离开。

一堆记者围上去,其中一人不解地问道:“傅总,请问您跟傅太太这离婚手续这是办好了还是没办呢?”

他们全程没人看到所谓的傅太太进出民政局,所以才有这样的疑问。

傅廷远火气十足地回了那记者一句:“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

记者被怼到一时间哑口无言,而傅廷远则是径自坐进车里离开了。

*

一年后。

钟鼎影视。

俞恩随苏凝从电梯里出来,一身黑色西装的傅廷远刚好带着助理从钟文诚的办公室里出来,几人就这样在走廊上面对面地遇上了。

苏凝手里拿了一杯咖啡,她刚抿了一口,看到傅廷远差点喷出来,对身旁的俞恩说:“要不要辣么倒霉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