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廷远跟俞恩两人虽然醒了但没有第一时间起床,俞恩是想起的,但傅廷远不让:“昨晚折腾了大半夜,再躺一会儿好好歇歇。”

傅廷远也很心疼俞恩,掌心随即放在了她的小腹上,帮她暖着肚子。

这下俞恩不仅肚子暖了,心里也暖了。

她将自己往傅廷远怀里偎了偎,轻声笑着说:“没想到你也有赖床的时候啊。”

俞恩原本是打趣傅廷远的,没想到傅廷远竟然应了下来:“嗯,我也赖床,如果可以我想这样一直搂着你不起床。”

傅廷远说完又往她身上靠了靠感叹着说:“怪不得古人有诗说: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呢,我现在也懂了这种滋味。”

俞恩轻笑着推了他一把,然后又关切地问他:“你头还疼吗?”

“已经好了。”傅廷远有些自嘲地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脆弱?”

俞恩连忙说:“哪有?我心疼都来不及呢。你肯定是被那样的画面伤到了,所以才会有这样激烈的反应。”

她昨晚得知他头疼的原因,都心疼坏了。

半夜的时候她还醒来一次,偷偷观察了傅廷远一阵,看他还有没有头疼的症状。

后来见他呼吸均匀睡得深沉,这才放心地睡去了。

傅廷远用力将俞恩搂在了怀里,俞恩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电话竟然是董文慧打过来的,俞恩有些纳闷,董文慧不是不知道她跟傅廷远在一起,怎么不给傅廷远打电话?

不过她还是接了起来,就听董文慧在电话那端试探着问:“俞恩,你们起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