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廷远面容憔悴地望向老太太,韩老太太直言不讳道:“你各种逼她,迫不及待地带她来看医生,迫不及待地想跟她重归于好,可是你想过她的感受吗?”

“你越是逼她逼得急,她内心就越焦灼,压力就越大。”

“她又不是个会哭会闹的性子,所有的苦肯定只会憋在自己心里,能不把自己憋坏吗?”

韩老太太虽然从未见过俞恩跟傅廷远,但听薛君说起过两人的事,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但足够她这样阅历的人拼凑出俞恩的性格来了。

小姑娘是个心地柔软善良的人,且平日里不善言辞亦不善撒泼,不然怎么能被所谓的婆婆给欺负成那样?

最致命的是小姑娘还深爱着傅廷远,可想而知得知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不能为心爱的男人生儿育女,她的内心是多么的绝望痛苦。

可偏偏,傅廷远还对她步步紧逼。

恨不得她能立刻回到他身边,在外人看来傅廷远的不离不弃是浪漫是深情,可对她来说,是喘不上气来的窒息吧?

韩老太太的话让傅廷远颓然地跌坐进了沙发里,浑身的力气像是被一下子抽走了。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逼俞恩逼得太紧,可他控制不住自己。

这一刻听韩老太太说出俞恩生病的原因来,他才清醒过来。

懊悔地抬手用力捏着自己的额头,他一遍又一遍地唾骂着自己:“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太自私了。”

“不治了,不治了,等她身体好转我就带她回去,我会放她回京城,短时间内再也不见她。”傅廷远现在什么都不奢望了,不奢望她赶紧调理好身体,不奢望她回到他身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