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恩听到这个声音吃惊不已,傅廷远怎么来了?

似是觉得这是自己的幻觉,她连忙起身走到窗边,就见傅廷远臂弯里搭着大衣长身玉立站在院子里。

小镇这几天刚下了一场大雪,院子里还有积雪未化,他站在雪地里冷着一张脸,直接让外面的气温又降了好几度。

他那人的气场本就凛冽,此刻直接将那妇人给碾压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你、你是谁?”

俞恩好怕傅廷远会不近人情地来一句“我是谁你没资格知道”,那样就太不给韩老太太面子了。

那妇人虽然来帮她侄子找她求交往,但人家本意不坏,而且小镇上的人都跟韩老太太关系很好,他万一说出什么伤人的话来就不好了。

好在这个时候韩老太太开口了,略有些惊讶地问向傅廷远:“廷远?你怎么来了?”

傅廷远漠漠瞥了那妇人一眼,转而看向韩老太太回道:“来看俞恩。”

傅廷远也是个老奸巨猾的,俞恩现在跟他分手了他没法明说俞恩有男朋友了,就故意说来看俞恩,让那妇人误以为他跟俞恩关系匪浅,这样就不会再抱什么让俞恩跟她侄子交往的念头了。

他这样的姿容气质,还不甩她那侄子好几条街?

但凡有点自知之明,从今往后他们就不要再来打扰。

果然,就见那妇人面上划过一丝浓浓的尴尬,她讪讪对韩老太太说:“既然你家里有客人,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不待韩老太太说什么,就绕开傅廷远匆匆走人了。

韩老太太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招呼傅廷远进屋:“赶紧进来吧,外面太冷了。”

傅廷远却是拉住了韩老太太,瞥了一眼屋内正站在窗边看过来的俞恩,压低声音问:“小镇上很多男人对她有好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