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廷远这个吻来得又凶又深,俞恩被他按在车座上半分都动弹不得,只能被动地接受他这突然的疯狂。

吻了一会儿似乎还不解渴,傅廷远干脆将俞恩从座位上给拎了起来,捞到驾驶室按在他自己身上继续吻。

车内的气温急速攀升,俞恩在傅廷远的动作越来越肆意之前急忙挣脱了开来,气恼不已地瞪着他问:“你干什么?现在是在车上!”

俞恩边说着边抬手拢上了自己肩上的衣衫,遮住泛凉的肌肤。

傅廷远眸色暗沉地凝着她,厚颜无耻地说:“协议里又没规定地点。”

言外之意,要不是她喊停的话,他就打算在车里了。

俞恩涨红了脸,又恼又羞。

傅廷远不管她的反抗,扣住她的腰肢再次将她给按进了怀里辗转的亲。

就在俞恩不知道要怎样阻止他这种放肆行为的时候,小腹忽然一阵热流划过,俞恩怔了一下,随即又尴尬地推起了傅廷远。

傅廷远恋恋不舍地松开她的唇,贴着她的耳边气息不稳地呢喃:“怎么了?”

傅廷远从刚刚在饭局上就想对她做这些了,并且一刻都不想停。

俞恩尴尬地说:“我来大姨妈了......”

傅廷远表情一僵,随后箍着她的腰咬牙说:“俞恩,你为了逃避,竟然连这种花招都想出来了?”

傅廷远只以为她是为了逃避欢爱而找的借口,不然怎么会这么巧,他们昨晚刚有了那层关系,她今天就来大姨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